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一菲网 > 热点资讯 > 菲律宾新闻 >  杀害菲律宾变性人的美国士兵周日已重获自由返回美国

杀害菲律宾变性人的美国士兵周日已重获自由返回美国

发表时间:2020-09-14 19:43:17  来源:一菲网  浏览:次   【】【】【

2020年9月13日,在菲律宾军事总部内一个特殊设施中被关押了6年之后,被定罪的杀手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约瑟夫·斯科特·彭博顿现在被当局释放,恢复自由身。

 

菲律宾移民局发言人达娜·桑多瓦尔说,彭博顿已于9月13日星期日上午9:14从菲律宾驱逐出境。

 

根据菲律宾当局的规定,驱逐的详细细节无法公开,并且不允许媒体进入阿基诺机场记录彭博顿被驱逐出境的现场录像。


据菲律宾媒体坊间传闻,不允许媒体跟进记录曝光的原因是担心刺激到脆弱的菲律宾民族自尊心。

 

现场,仅有菲律宾国营电视台(PTV)记录的彭博顿抵达NAIA阿基诺机场时的镜头。

 

据移民局发言人桑多瓦尔说,彭博顿是在菲律宾军队和移民局特工的陪同看护下,被护送到尼诺·阿基诺国际机场(NAIA),现场还有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官员陪同。

 

在机场举行了简短的交接仪式后,彭博顿在相关美方官员的陪同下,登上美国派来的军机,于9:14分离境菲律宾。

 

杀害菲律宾变性人的美国士兵周日已重获自由返回美国

 

绝尘而去的美军C-130运输机,载着彭博顿返回美国。


彭博顿离境后,受害人劳德家属聘请的律师维吉·苏亚雷斯(Virgie Suarez)说:“愿他安心。”

 

该律师表示,受害人家属不仅仅是作为受害人家属,更是代表菲律宾一大批变性人及相关群体,他们希望彭博顿从犯过的罪行当中,学到了生活和尊严的价值,而不论性别和国籍。

 

苏亚雷斯说:“劳德的案子已经结束。但是,政府的无能和腐败,继续困扰着我们的国家,所带来的贫穷和斗争尚未结束。”

 

另一方面,彭博顿向劳德一家人表示 “对彭博顿本人造成劳德一家人的痛苦,表示最诚挚的同情”。彭博顿的律师罗威娜·加西亚·弗洛雷斯(Rowena Garcia Flores)说:“他希望他将来能有机会,能有实际行动,表达他对受害者家属的的悲伤和遗憾。”

 

司法部长梅纳多·格瓦拉(Menardo Guevarra)在自己的声明中说:“看到彭博顿事件的结束,我感到宽慰。”

 

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彭博顿,因涉嫌杀人罪,而在菲律宾移民局系统里,已被列入黑名单,这意味着他涉嫌“道德败坏”。

 

根据来自移民局的解释,如果上黑名单的原因是道德败坏,则该人在10年内,禁止入境菲律宾,10年后,可以用良好表现的证据,提出申请,取消菲律宾的入境黑名单。

 

直到彭博顿被驱逐出境,劳德的母亲朱利塔·卡比拉(Julita Cabilla)仍然表示很难相信这是在杜特尔特总统授意下完成的,因为对于劳德的母亲而言,总统本人所作所为,违背了对于劳德一家人的承诺。

 

朱利塔对媒体表示,杜特尔特总统从上任伊始,曾亲自向劳德一家提供过财务帮助,当时总统说他很高兴我们为该案而战,为菲律宾人民的权益,为菲律宾法律的公平和正义而战。

 

杜特尔特承诺只要他还在菲律宾总统的位置上一天,杀害菲律宾人的外国凶手,永远不会获得自由。

 

朱利塔说,自2017年以来,杜特尔特已向家庭提供了3次财政援助。劳德一家的前人权律师,现总统发言人哈里·罗克证实了这一点。


历史照片:劳德的母亲朱利塔·卡比拉(Julita Cabilla)和为劳德一家辩护的人权律师哈里罗克。

 

在菲律宾官方,总统发言人哈里罗克为总统的行为做出了辩护,发言人的“猜测”是,如果美国即将成功研发冠状病毒疫苗,赦免彭博顿是为了换取疫苗。

 

对此,菲律宾司法部长格瓦拉说:“我无法推测总统的动机。让我们继续前进。”

 

格瓦拉还表示:“尽管彼此产生了激烈的冲突,但这件事本身,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可用于我们国家,思考有关美菲访问部队协定的未来,刑事司法和行使总统的宪法权力的问题。”

 

这是一个对于劳德家属而言,悲伤的故事,故事虽然告一段落,但无疑重新撕开了菲律宾这个南洋岛国,古老的殖民地伤口,重燃了菲律宾民间对于殖民历史的痛苦回忆。

 

在菲律宾的脸书及推特等社交媒体上,关于劳德正义的呼喊,成为当日菲律宾的热搜话题。

 

who stole justice from all of us?(谁偷走了我们的正义?)


答案在风中飘荡。

 

一直以来,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给与外界一直是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严厉批评者的形象,然而从这则新闻里,似乎不经意间,看到了上位者形象的不同位面。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