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65岁老人自述:我在菲律宾被绑架,寻找绑匪整整两年了
    分享  | 05-20 22:11:08发布 次浏览 信息编号:3250
  • 置顶
  • 收藏  |
  • 删除  |
  • 修改  |
  • 举报  |
65岁老人自述:我在菲律宾被绑架,寻找绑匪整整两年了
  • 地址:Manila马尼拉
    • 微信号:
    • 联系人:admin2
    • 电话: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
      • 一菲网提醒您:让你提前汇款,或者价格明显低于市价,均有骗子嫌疑,不要轻易相信。
  • 信息详情

2018年6月22日,菲律宾马尼拉,某度假村。

 

房间里,一个膀大腰圆的年轻人,正对着一位老人拳打脚踢,还时不时用皮带抽打几下。 

 

老人双手被手铐铐后,他灰白色的头发粘在被血,汗水,泪水浸湿的脸上。

 

他的身体随着每次暴行而扭曲变形,脖子上青筋暴起,痛苦的呻吟声从被塞了衣服的嘴里挤出来。

 

打得累了,他们让老人坐在椅子上,另一人则直接站在老人的膝盖上。老年人的骨头,本来就比年轻人脆弱,这一百多斤的重量,压得他几乎骨折。苦不堪言。

 

绑匪头子王贱人看这番杀威棒差不多了,他走到跟前,直视着老人的眼睛,说: 

 

老爷子,你听着,明天就让你家里人把20万汇过来。晚一天,断手,再晚一天,就断脚。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杀了6个人,不在乎多你一个。

 

你要是出不起钱,我可以把你交给印度人换钱,或者用麻袋装了丢到海里。

 

1.

 

2018年6月19日,在一位朋友的游说和邀请下,63岁的彭军(化名),来到马尼拉找投资机会,随便玩一玩。 

 

来到马尼拉的第二天,彭军在这位朋友及他的同伴王贱人(化名)的带领下,来到了马尼拉某著名赌场。接下来的发展,相信大家都知道了。

 

是的,不到24小时,彭军的50万就输个干净。可是,人一旦赌红了眼,就如同舔了刀口的狼,又怎么会轻易罢手呢?

 

于是,一旁的王贱人适时地伸出援手,借给彭军20万披索的筹码。又过了没几个小时,彭军又输完了。

 

王贱人大度地表示,不就是几万块钱嘛,慢慢还,没事的。彭军不由得松了口气,暗道这朋友没白交。

 

6月21日,早上,王贱人和他几个朋友,带着彭军去某中餐馆吃饭,然后去了卡巴兰某山庄。当彭军进到屋子里,他的噩梦就开始了。

 

绑匪一行7个人,在彭军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把他的双手拷了起来,嘴堵上。 

 

王贱人示意手下,把彭军身上的首饰和行李的贵重物品洗劫一空。他表示,昨天借彭军的20万披索,算上利息,现在应该还20万人民币了。 

 

彭军自然不肯,王贱人也不多说话,似乎见惯不怪了,他狞笑道:你会答应的。 

 

他招呼手下过来,给彭军好一顿折磨。这番折磨,就是整整2天2夜,彭军没得吃,没得喝,期间数次遭受非人的折磨。

 

这番折磨,就算是年轻人,只怕也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更别说是63岁的老大爷了。

65岁老人自述:我在菲律宾被绑架,寻找绑匪整整两年了

彭军知道,只要钱给了绑匪,在菲律宾这个陌生的国度,他几乎就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于是彭军一拖再拖,最后实在是不行了,他假意发微信告诉老伴汇钱过来,实则是他用了暗语,提示老伴要报警。 

 

6月23日的早上,绑匪一行人留下3个人看管彭军,一个在睡觉,两个在一旁玩手机。当时彭军被铐在床上,他的体力和精力几乎消磨殆尽了。

 

可参过军,当过警察的经历,以及对生的渴望,促使他强撑着,小心翼翼地解开手铐。 

 

手获得自由的那一刹那,彭军迅速抓起床前的落地扇,扔向两个绑匪,然后冲向门外。天见可怜,门没锁! 

 

彭军冲到外面,边跑边大声呼救,寂静的山庄里顿时一阵骚动。3个歹徒回过神来,急忙跑出去来彭军硬是拽回屋里,狠狠地拳打脚踢。 

 

可刚才彭军的呼救,显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屋外不少人窃窃私语。

 

这时王贱人打来电话,通知3人撤离,匪徒们这才不得不丢下彭军,慌忙撤离。

65岁老人自述:我在菲律宾被绑架,寻找绑匪整整两年了

过了会儿,当地警方赶到了现场。由于语言不通,彭军手机也丢失,于是警方只好把他暂时带到警局,看押在犯人的监管区。 

 

6月26日,卡兰巴警察把彭军送到中国大使馆。大使馆工作人员好心借给他200披索,并劝他为了生命安全,应该马上回国。 

 

彭军非常纳闷,回国容易,再出国非常麻烦。大使馆为什么不立即通知马尼拉华助中心提供帮助?为什么不考虑案件的严重性和报案的时效性? 

 

彭军回到住所,发现自己的行李都被王贱人一伙人拿走了。彭军呆立良久,他决定,不抓到绑匪,就不走了。

 

可他没想到,这一待,就是两年。

 

2.

 

既然下定决心,彭军便在马尼拉住了下来,他动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终于拿到了王贱人,及几个手下的身份信息。

 

他把这些信息全部交给了大使馆,而他自己则联系上了王贱人的微信。

 

王贱人表示,希望彭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要再折腾了。会归还他的东西,并给予赔偿。

 

彭军则表示:我用九牛二虎之力把你找到,我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我能够从你们虎视眈眈下面逃生,我就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个与绑匪较量的世界性难题。 

 

明天开始我拿你的照片出现在马尼拉各个赌场,把所有材料传单发到赌场去。我准备与你们在菲律宾同归于尽,让这个事件在国际上众所周知。 

 

你把我的所有行李抢劫,盗窃,如果你们的父母和老祖宗知道了,那是多么耻辱。你现在还不想把东西还给我,你就堵住了退路。

 

彭军见软的不行,便直接放狠话:AKG(菲律宾防绑架大队)对他来说,就是花钱的事。

彭军说:来,要么我抓到你,要么你搞死我。

65岁老人自述:我在菲律宾被绑架,寻找绑匪整整两年了

彭军联系了几乎一切能联系的人,也有很多人帮助他,而王贱人总算是被菲律宾警方正式通缉。

彭军开始了他的寻人之路,他把王贱人一行人的照片资料打印出来。彭军终日游走于马尼拉的各大赌场之间,只为了能够逮到他们。

 

皇天不负有心人,不知过了几个月,彭军终于在某赌场看到了其中两个绑匪。他赶忙跑到最近的警局,叫来两个警察。彭军已经跟附近的警察处得挺好的。

 

可赌场却不让警察进去,待他们换了便装,两个绑匪已不知所终。这是彭军离抓到绑匪最近的距离了。

65岁老人自述:我在菲律宾被绑架,寻找绑匪整整两年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半年,一年过去了,可7个绑匪,依然没抓到任何一个。当彭军联系到大使馆的人时,他们都有点难以置信,你为什么不回去?

 

彭军说,我一定要抓到他们。

 

哎,可是,跨国合作抓捕的难度太高,加上匪徒狡猾,尽管身份信息都有了,但还是抓不到1个人,彭军一度十分沮丧。

 

当彭军到了华助中心,他忽然无法言语了。因为,这里有很多和他一样,被绑架勒索过的中国人。好一点的,破点相,拿钱消灾;差一点的,伤筋动骨,惨不忍睹。

 

彭军一字一顿地对我说:你以为就这样?你知道么,在这边的殡仪馆里,还有很多梦断菲国的我们的同胞。

 

他们中,甚至有过了3,4年的,都没人认领。你说,那些杀害他们的人渣,会被逮到么?

 

小班无言以对,我只能一声长长的叹息。一种悲凉的,郁闷的感觉,堵在心头。

65岁老人自述:我在菲律宾被绑架,寻找绑匪整整两年了

这两年,彭军回国几次,被家人一再劝阻,你也没剩多少日子了,有警察在,你就不要在折腾了。彭军不说话,他明白,只要一天不抓到人,他一天无法安心入睡。

 

彭军发给XXX这段话:我当兵为了保家卫国,我当警察,为了保一方平安,我当法律工作者,为弱势群体身体力行,现在我自己在菲律宾被绑架,抢劫,敲诈,盗窃,情何以堪?

 

我自己破案,把犯罪分子的护照,身份证,电话号码,微信联系号码提供给大使馆,AKG,司法部,律师,抓到犯罪分子已经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但是,犯罪团伙头目说,我在菲律宾摆平AKG20万皮索就够了!难道这就是菲律宾的法律?这不是在藐视大使馆………

 

彭军决定,在他寻找王贱人这帮匪徒的同时,也尽可能地帮助那些在菲被绑架勒索的同胞。

 

因为,同仇敌忾,因为,感同身受。

 

3.

 

彭军说到做到!以下是彭军在马尼拉解救受害者张军的手记

小班没有修改:

 

《救救我吧》~菲律宾马尼拉,解救被博彩公司绑架的年轻人张军手记         

 

时间2019.6.20来自河南的张军(化名)向父亲发出微信求救。称“被百度贴吧上的高薪诱骗到菲律宾马尼拉的XX集团”。

 

上班两天后发现是网络诈骗企业,几个同时前来应聘的年轻人在商议辞职的时候,被公司“耳目”发现,被公司要求赔偿公司“因为招聘他们而付出的成本费用每人五千人民币”。

 

第二天,正在筹措资金的他们被公司“人事部”约谈,因为“预感他们会逃跑”,必须交纳“违约金”两万元人民币。

 

遭到拒绝后,外号“阿三”的打手在公司上百名员工众目睽睽之下行使“家法”:对他们棒打,脚踢,拳击……

65岁老人自述:我在菲律宾被绑架,寻找绑匪整整两年了

直到不省人事或者求饶。张军只有乖乖地用微信联系父亲:“救救我吧”!!!

 

2019.6.21.中午,接受张军父亲委托的我,首先给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打电话(006322311033)反映这个问题。

 

大使馆的回答是:“一,有证据吗?二,有证据可以在当地警察局报警,三,事态严重可以到大使馆领保部反映”。

 

几乎同时,我驱车前往被绑架所在地“阿拉漫”,按照绑架公司的要求“必须在下午三点前”把“赔偿款”交清放人。         

 

来到绑架公司用张军手机微信发送的公司地址,耐心等待通知的我观察到,进出公司大楼的中国年轻人熙熙攘攘,安保盘查严格。

 

到了下午三点半,仍然没有绑匪发来的消息。我编了一条微信发给张军(手机被公司控制),内容是:

 

你是不是想歪点子要骗家里的钱?你知道我们家里没有钱。爸爸好不容易借了钱来了,你说三点又不出来见面。你是不是被绑架还是骗钱?现在我要回马尼拉,你的事我不管了。如果你再说要钱,我就去大使馆报案。

65岁老人自述:我在菲律宾被绑架,寻找绑匪整整两年了

我估计公司绑匪看到信息必然反应强烈,下午五点半,手机微信传来信息“拿钱赎人”。一个戴眼镜的广东口音的年轻人把我带到公司所在地九楼,六七个被要求“赔偿损失”的年轻人被关押在一间黒屋子里。

 

张军被叫出来,目光呆滞,愁容满面。估计是那条微信作用,“阿三”打电话给“老板”,老板同意一万元放人。拿回护照,手机,行李后。我和张军急急忙忙离开绑架公司。        

 

我是一个疾恶如仇的退休警察。我在菲律宾帮助被绑架的朋友,在菲律宾国际警察局反绑架AKG处理被绑架案件中,发现菲律宾是中国黑恶势力得天独厚的生存土壤。

 

语言不通,司法腐败,警察无为,法律儿戏。“有钱能使鬼推磨”一点不假。用绑匪的话说是“警察认钱不认人”。“菲警就是我们养的狗”。

 

尽管如此,我还是带张军到警察局报案挂号。当警察看到张军身上的被棍棒等暴力攻击留下的痕迹,惊恐万状。        

 

在车上,张军说,离开前阿三警告道:在北京杀了六个人,跑到菲律宾避难的。你出去不要报案,不要以为我找不到你。你的身份证地址我知道,我可以叫移民局限制你出境。XXX都是拿我们给的好处费,不会管这样的小事情”……

 

我无言以对。张军说,还有一个被关了十几天了的大学生,因为没有钱交四万多“赔偿金”,每天不给饭吃,靠菲律宾安保人员给的一点自来水和剩菜剩饭度日。

 

张军说,这些在菲律宾登记的公司专门欺骗中国人买“黑彩”骗人或者“网络博彩”。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被骗怕了,生意不好,公司就在“百度贴吧”高薪骗人来应聘。

 

专门骗福建省以外的中国人。菲律宾是福建人的天下,外省人在菲律宾被绑架,福建人一般不爱管闲事。实话实说,我为此想通过福建在菲律宾的知名人士“私了”此事,被“好言相劝”:“警察收到他们好处费,大使馆收到他们好处费,你蚍蜉撼树吗?”        

我相信,类似案件不是第一起,也不是最后一起。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是不是应该对来自中国在菲律宾无恶不作的犯罪分子说“不”???我已经把“警惕中国黑恶势力在菲律宾做大做强”的文章发给大使馆。

 

大使馆这样回答我:请您理智一点,使馆一直关注并与公安部就如何处置类似案件在努力,但跨国合作需要时间。

 

真心相信这个“时间不是”未知数。真心希望中国人慎入菲律宾,真心希望“张军案件”是中国公民引起中国公安部重视的导火线。       

 

末了,有感而作诗一首:

 

寻凶护法不怕征途难,

战士何惧裹尸还,

菲国遇险遭绑架,

梦醒痛恨悔已晚。

戎边塑国青春去,

花甲堪比少年强,

此仇不报非君子,

单刀赴会血来偿。 

 

中国公民彭XX,于菲律宾2019.6.22凌晨著

 

 

小班问他:大爷,现在抓到几个绑匪了。

 

大爷说:一个都没有。

 

我又问:那您就不打算回去么?

 

大爷说:不抓到他们,我不走。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一菲网看到的,谢谢!

  • 您可能感兴趣
查看更多
    小贴士:本页信息由用户及第三方发布,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请仔细甄别。
  • 用户级别:SVIP会员
  • 信用等级:信用值:0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身份证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